我国印刷术的传播与影响有哪些?

  我国发明的活字印刷术,首先在我国的邻国传播,然后传入欧洲、非洲、美洲各国,开创了世界印刷历史的新纪元。

  印刷术的发明,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光辉篇章,而建立这一伟绩殊勋的莫大光荣属于中华民族。

  毕A发明活字印刷以后,朝鲜人民在我国发明的印刷术的影响下,也开始用活字印刷方法。

  朝鲜人民还创造了自己的木活字,如1376年朝鲜出现木活字《通鉴纲目》;又创造了铅活字,如1436年朝鲜用铅活字刊印《通鉴纲目》。

  我国的印刷术,通过两条途径传入德国,一条途径是经俄罗斯传入德国;一条途径是通过阿拉伯商人携带书籍传入德国。

  1440年左右,德国发明家约翰内斯·古腾堡以我国书籍作为他的印刷的蓝本,将当时欧洲已有的多项技术整合在一起,发明了铅字的活字印刷,很快在欧洲传播开来,推进了印刷形成工业化。

  西班牙历史学家传教士冈萨雷斯·德·门多萨在所著《中华大帝国史》中提出,古腾堡受到中国印刷技术影响。

  法国历史学家路易·勒·罗伊,文学家米歇尔·德·蒙田等,都同意门多萨的论点。

  活字印刷术经过德国而迅速传到其他的10多个国家,促使文艺复兴运动的到来。

  意大利人则将活字印刷传入欧洲的功劳归功于伦巴地出生的意大利印书家帕菲洛卡·斯塔尔迪,他见到马可·波罗从我国带回来的活字版书籍,采用活字法印书。

  法国汉学家儒莲,曾将沈括《梦溪笔谈》中毕A发明活字印刷术的一段史料,翻译成法文。

  16世纪德国宗教改革运动的发起者,新教宗派“路德宗”的奠基人马丁·路德曾称印刷术为“上帝至高无上的恩赐,使得福音更能传扬”。

  印刷术的传入,使印本得以广泛传播及读者数量的增加,过去教会对学术的垄断遭到世俗人士的挑战。

  宗教著作的优先地位逐渐为人文主义学者的作品取代,使读者们对于历来存在的对古籍中的分歧和矛盾有所认识,因而削弱了对传统说法的信心,进而为新学问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如果没有印刷术,新教的主张可能仅限于某些地区,而不会形成一个国际性的重要运动,也就不会永远结束教士们对学术的垄断和迷信,进而促成西欧社会早日脱离“黑暗时代”。

  印本的大量生产,使书籍留存的机会增加,减少手写本因有限的收藏而遭受绝灭的可能性。

  印刷术本身不能保证文字无误,但是在印刷前的校对及印刷后的勘误工作,使得后出的印本更趋完善。

  通过印刷工作者进行的先期编辑,使得书籍的形式日渐统一,而不是像从前手抄者的各随所好。

  凡此种种,使读者养成一种有系统的思想方法,并促进各种不同学科组织的结构方式得以形成。

  再次,在印刷术出现以前,世界各国虽然已经有自己的民族文学,但印刷术对它的影响极为深远。

  与此同时,作者们在寻找最佳形式来表达他们的思想;出版商也鼓励他们用民族语言以扩大读者市场。

  在以民族语言出版书籍越来越容易的情况下,印刷术使各种语文出版物的词汇、语法、结构、拼法和标点日趋统一。

  小说出版广泛流通以后,通俗语言的地位得到巩固,而这些通用语言又促进各民族文学和文化的发展,最终导致明确的民族意识的建立和民族主义的产生。

  印刷促进教育的普及和知识的推广,使更多人可以获得知识,因而影响他们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此外,手工业者从早期印行的手册、广告中发觉到,印行这类印刷品可以名利双收。